我国本科高校中外合作办学的历史、现状与展望

[摘要]中外合作办学是中国高等教育大众化和国际化的双重产物。中外合作办学服务于国家的全面发展和学生的发展。它不仅加快了中国高等教育的国际化,而且拓宽了中国高等教育的融资渠道,培养了一大批国际人才。新时期,提高质量、提高效率、发展特色是中外合作办学的核心任务。

[关键词]中外合作办学;“一带一路”;高等教育国际化

在中国高等教育体系中,公立本科教育是中国高等教育的“一体化”,而中外合作办学和私立本科教育是中国本科高等教育的“两翼”。中国本科中外合作办学自清末至今已有140多年的历史。回顾历史,梳理现状,展望未来,有利于新时期中国本科中外合作教育的科学发展。

中外合作办学在中国的历史回顾

中外合作办学出现于清末。在过去的140多年里,中外合作办学的数量、规模、性质和结构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在此,本文将中外合作办学的历史发展梳理如下。

1。萌芽发展阶段(晚清民国时期):“中外合作办学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清末创办的格致书院。1876年,英国驻上海领事梅赫斯特与上海士绅合作创办了格致书院。学院实行董事会管理制度,在办学模式、教学内容、教学方法等方面以“西学东渐”为蓝本,实行中外合作办学,开创了中国现代高等教育的先河。继格致书院之后,晚清着名的中外合作学校有圣约翰书院、广州格致书院、德国医学院、青岛高等专科学校等。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中外合作办学通过三种方式继续发展。首先,最初的学院或学校发展成为大学,如圣约翰学院、圣约翰大学、德国医学院、同济大学等。二是建立一批教会大学,如1919年建立的燕京大学和1927年升格的辅仁大学。第三,建立了一批新的中外合作院校,如1915年成立的河南富忠矿业学校和1920年成立的中法大学。在这一时期,中外合作办学不仅数量少、规模小,而且以外方为主。

2。探索与发展阶段(1949-1977)

新中国中外合作办学始于1949年,当时得到了前苏联的援助。同年10月,前苏联派出以巴蒂茨基为首的974名航空专家参与中国首批六所航空学校的建设。从各个角度看,前苏联资助的中国航空学校是真正的中外合作学校。从合作学校的角度来看,前苏联的朱可夫斯基空军工程学院和红旗空军学院与中国的六所航空学校进行了合作。从合作办学的角度来看,应该在我国境内建立大学。从教学过程来看,苏联专家参与了我国6所航空学校选址、制定教学计划、亲自授课、编写教材、实践指导甚至空战指导的全过程。从人才培养的角度,培养空军及相关专业技术人员;从合作办学的效果来看,中国不仅引进了急需的空军先进装备、空战技术和先进战斗机,还培养了大批空军及相关专业人才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实施改革开放政策。中外合作办学进入“复苏”阶段。从1979年到1980年,中国政府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签署了四个项目,即“加强一些重点大学的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这是改革开放后中国政府与国际组织的第一批中外合作办学项目。1985年,天津财经学院和美国俄克拉何马州大学联合举办了中国工商管理硕士项目,这成为改革开放后中外大学的第一个合作项目。1986年,南京大学和约翰霍普金森大学共同建立了中美文化研究中心,这是改革开放后中国大学与外国大学的第一个合作办学机构。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逐步加强了中外合作办学的法制建设。1993年2月,《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首次提出“在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范围内开展国际合作办学”。同年6月,原国家教委发布《关于境外机构和个人来华合作办学问题的通知》,首次提出“积极稳妥、以我为主、加强管理、依法办学”的原则。截至1994年底,中国已批准了70多个中外合作办学项目和机构。1995年,原国家教委颁布《中外合作办学暂行规定》,赋予中国中外合作办学“暂行”法律规定。1996年,国务院学位办公室发布《关于加强中外合作办学活动中学位授予管理的通知》,明确规定:“学生获得海外学位,必须按照规定报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未经批准,合作教育项目不得授予海外学位。”1997年,国务院学位办公室首次公布了可以授予中外合作办学海外学位的项目名单。“名单”包括复旦大学和挪威管理学院联合举办的“变革管理”硕士等10个本科及以上中外合作办学项目。到2000年,国务院学位办公室将批准30个中外合作办学项目和11个中外合作办学机构。

4。标准化发展阶段(2001年至今)

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并根据承诺有条件、有步骤地开放教育服务领域。随后,中国的中外合作办学进入了快速发展时期。2003年,国务院颁布了中国高等教育史上第一部中外合作办学的行政法规《中外合作办学条例》。2004年,教育部颁布了《中外合作办学实施办法》 《关于做好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复核工作的通知》。根据这些法律法规,教育部牵头对我国各地的中外合作办学进行了重组和“审查”。根据法律,许多非法的中外合作办学,包括美国夏威夷大学,都被取消了。2004年成为我国中外合作办学的“重组年”。为了进一步提高中外合作办学质量,加强规范管理,教育部于2006年颁布了《关于当前中外合作办学若干问题的意见》,强调了中外合作办学的“公益性”原则。2007年,教育部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中外合作办学秩序的通知》,标志着中外合作办学进入信息管理时代。

2009年,为了提高中外合作办学质量,教育部正式启动了《中外合作办学评价》(试行)。第一批中外合作办学(9个机构、84个项目)从天津、辽宁、江苏、河南4个省市进行了“试点评估”。2010年《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颁布的《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工程》将被列入未来10年的10大工程之一,表明党和国家高度重视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

我国东部地区中外合作办学起步较早,数量众多,发展迅速。然而,西部地区经济相对落后,中外合作办学明显滞后。到目前为止,宁夏、青海、西藏还没有中外合作办学机构或项目。根据具有学士学位及以上学位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的总数,依次为:黑龙江(173)、江苏(129)、上海(102)、河南(102)、山东(88)、浙江(87)、北京(80)、湖北(66)、吉林(62)、广东(50)、辽宁(43)、天津(41)、重庆(33)、湖南(32)、陕西(29)、四川(28)、河北(27)、江西(24)、福建(23)、云南(23)

2。合作国家(地区)的数量正在逐步增加,并呈现出“发达国家多,发展中国家少”的趋势。截至2018年9月,已开始在中国开展中外合作办学(包括停办项目)的国家和地区拥有学士以上学位。根据机构和项目总数,排名如下:美国(288)、联合王国(285)、澳大利亚(157)、俄罗斯(137)、加拿大(71)、法国(62)、韩国(62)、德国(61)、爱尔兰(36)、新西兰(24)、日本(15)、意大利(15)、荷兰(14)、芬兰(9)、波兰(9)、瑞典(8)、新加坡(6)、丹麦(6)、白俄罗斯(6)、奥地利(5)、印度(4)、比利时(4)、西班牙

3。联合专业逐渐增多,呈现出“重管理、轻文献”的趋势。截至2018年9月,全国1112所中外合作本科及以上学历教育机构和项目中,工程类专业机构和项目428所,占总数的38.48%;理科班有53个,占总数的4.76%。管理学科有268个,占总数的24.10%。共有98个经济学班,占总数的8.81%。共有61个艺术科目,占总数的5.48%。共有67个医学类别,占总数的6.02%。文学门类有37个,占总数的3.32%。共有65个教育学班,占总数的5.84%。共有17个法律类别,占总数的1.52%。共有16个农字,占总数的1.43%。有两类历史,占总数的0.17%。

总的来说,中外合作办学加速了中国高等教育的国际化,拓宽了中国高等教育的融资渠道,培养了一大批国际专业技术人才。但是,也存在一些问题,如引进国外优质高等教育资源的整体水平不高,一些机构和项目的运行行为不规范,外籍教师的实际教学不正常等。

中国大学生中外合作办学前景展望

中外合作办学政策将进一步完善。根据“一带一路”倡议,中国将制定更加完善的优惠政策,旨在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中外合作办学。适应“放开管理服务”改革,省级教育主管部门将进一步完善本科中外合作办学项目审批和监管制度。为适应经济全球化的“曲折发展”,《省市地方对中外合作办学的监督职责》将进一步修订完善,以促进中外合作办学健康持续发展。

中外合作办学的数量将继续增加。根据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中国将重点加强五类人才的培养,即“国际组织人才、非通用语言人才、国家和地区研究人才、拔尖创新人才和中国优秀人才”。近年来,我国政府与外国政府签署学位互认协议的步伐加快。可以预见,今后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的数量将继续增加。

码头

中外合作办学的结构将更加合理。适应“供给侧结构改革”,中外合作办学的学科和专业结构将更加合理。按照“创新驱动”的发展战略,中外合作培养硕士和博士的数量有望增加。为适应“区域协调”的发展战略,中国中西部(特别是西藏、青海、宁夏)的中外合作办学将受到更多的关注。根据“一带一路”倡议,参与中国中外合作教育项目的发展中国家将会更多。

中外合作办学将进一步凸显。中外合作办学“双一流”大学的特点将更加突出。可以预见,中外合作办学将更多地参与“双一流”的建设。借助中外合作办学,引进更多世界一流的学科、一流的专业、一流的课程、一流的教师、一流的技术,推动中国“双一流”高等教育的建设。地方本科院校中外合作办学的特点将更加突出。随着“产教结合”改革的深入,地方本科院校将围绕发展地方(区域)特色产业和主导产业的实际需要,开展中外合作办学,逐步实现从“引进国外优质资源”向“引进国外特色资源”的转变。

[本文是国家教育科学“十二五”2013年国家总课题:“中外合作办学对我国高等教育国际化的影响及对策研究的阶段性研究成果”(BFA);

[作者:单位:黄淮学院,任校长]

发表于2019年第12期《中外合作办学条例实施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