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22岁的青春定格支教讲台

高大山,信息管理学院档案学专业二年级学生,支持40华华希望小学的教学。

赵福兵,来自华农动物科学技术学院的2000级动物医学专业学生,和支持教学的学生在一起。

现在网络新闻“他不是第一场比赛,也不是最后一场。”一位网民曾经评论过支持贵州的徐本禹。

然而,徐本禹的比赛点燃了更多中国农民的爱。在过去的七年里,七组志愿者跟随他的脚步,先后去山区教书。就像山上的红色杜鹃一样,一个接一个地在山里开花。

一场比赛吸引了两所希望小学

2004年暑假。为了帮助徐本禹支援山区的失学儿童,华农的几位青年师生自发成立了“华农贵州支援教育基金”。2005年,该基金更名为“红色杜鹃花爱心协会”。到目前为止,这个慈善学生协会已经资助了数千名贫困儿童和中小学生,为贵州山区的小学收集了8万多本课外书籍,为14所小学建立了图书馆,为贫困儿童收集了价值100多万元的衣物。

徐本禹的事迹也触动了他的家乡山东聊城。当地政府与贵州当地教育部门共同出资建造了一座校舍。大石小学更名为“华农大石希望小学”,大水乡大石青山小学更名为“奔宇希望小学”。在接下来的七年里,华中农业大学每年向两所“希望小学”输送3到7名研究生。

倾注于山区支教平台

2004年8月,华农动物科技学院动物医学专业2000级学生赵福兵走进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建始县的山区,在宜州镇七里坪中学开始了为期一年的志愿支教服务。然而,2005年4月26日晚,赵福兵在辅导同学时突然陷入昏迷。他被诊断为“松果体生殖细胞瘤,伴有瘤体破裂、出血和脑水肿”,他22岁的青年被永远安置在支持教育的岗位上。

虽然赵福兵离开了,但在建始服务的12名大学生志愿者成立了一个基金会,帮助贫困学生继续他帮助贫困学生的工作。

传递爱的等式

一个人感动一个人,也就是两个人;两个人又搬了两个,也就是四个。四个人碰了四个人,也就是十六个人.这是爱情传递的等式。”写在备课书上的这句话是支持学生田甜的动力。

田甜是第六研究生支持小组的成员。2009年8月26日,刚满23岁的田甜和他的同学来到大方县大石乡大石村,在华农大石希望小学和本禹希望小学任教一年。

那是在旱季,该组织面临的第一个大问题是缺水。我出生在湖北十堰的田甜,那里有成千上万个湖泊,我第一次意识到“珍惜水如黄金”的含义。第二天,支教团团长陈力和本禹希望小学的另一位居民张任刚花了40多分钟从两英里外的一个小池塘里捞出几桶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