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产业链接新周期 多方向突破“为链而链”

Connection timed out after milliseconds

区块链:新一轮工业链接

本报记者/郑宇/何莎莎

从技术探索时期到以太网智能合同的分散应用开始,到工业发展落地的今天,各国和各行业已经逐渐开始主动或被动地接受区块链这一新兴技术。

区块链工业,2019年并不沉闷。比特币问世后,加密资产“孕育”了无数创造财富的神话。作为加密资产的底层技术,区块链在过去十年中也被hypers强行等同于加密资产和ICO(第一令牌发行)。

同时,在特定场景和多产业落地应用部分实现实用价值的背景下,区块链成为实体经济和金融的关键词。随着越来越多的场景被发现,它们越来越被市场广泛接受和关注。如何看待加密资产和技术,以及如何发掘区块链技术的巨大潜力,都在等待每个参与者的回答。

货币圈革新VS连锁圈“打开大门”

“货币圈现在处于恐慌状态,没有人敢说出来。”2019年11月中旬,一名离开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员工告诉记者《中国经营报》。监管当局继续对虚拟货币施加巨大压力,区块链监管政策于2019年相继出台,以不断消除行业发展的障碍。

数据显示修复效果明显。《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显示,自2018年以来,173个国内虚拟货币交易和代币发行融资平台均无风险退出。

中国计算机联合会特别委员会通讯委员高表示,2019年国家有关部门进一步打压货币投机活动,用行动预示了的未来走势。

"监督一直是‘打开前门,堵住侧门’。在中国,货币投机一直被定义为“局部之门”。如果这种短期的营利和非法行为得不到控制,区块链的应用将很有可能脱离实体经济的总体应用方向,不利于技术的真正长期发展。”西南财经大学普惠金融与智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陈文告诉记者:“我们可以看到,在过去一年里,在相关政策的支持下,区块链的应用不断深化

正如陈文所说,除了对保护区块链技术的非法活动进行监管之外,区块链的相关计划也在不断发布,以鼓励和保护区块链技术的创新应用。

2019年2月《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正式实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组织备案审查,公布首批197家区块链国内信息服务机构的名称和备案号。同时,海南自由贸易区(港口)区块链试验区、广州市黄浦区、青岛市市北区、福建省福州市等地也出台了区块链相关政策。同样在第一批备案名单上的海南成品区块链科技有限公司TAS区块链安全追溯平台的创始人

王鹏飞告诉记者,由于区块链的分布式存储特点,信息安全方面还存在各种问题。如果一项新技术想要发展,它必须在当地的法律框架下。如果区块链要成长和发展,遵守是一个必要的先决条件。

"作为一种新技术,区块链在早期的发展中就被好人和坏人混为一谈。备案的出现实际上是对区块链的认可和鼓励。它在行业的早期就得到及时的监管,促进了行业的进一步重组,留下了创新型企业,使行业从业人员明确了未来的发展方向,也使业外人士对区块链行业的秩序更有信心。”王鹏飞说。

上海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大学人工智能与变革管理研究所区块链技术与应用研究中心主任、南京信息技术大学滨江学院特邀研究员、企业学教授刘峰指出,当前的政策监管体系存在着诸多问题

恒生电子副总裁王峰公开表示,区块链的应用已经从货币应用中分离出来,逐渐成为一个独立的技术体系。“我们已经看到,它已经从过去的小规模应用和创新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周期,许多应用场景已经迅速登陆。因此,我们可以把目前的时间节点总结成区块链产业落地的周期。从2019年开始,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将逐步进入成熟阶段。”

《中国区块链发展报告(2019)》(以下简称“报告”)指出,区块链技术的探索和应用不再局限于底层平台,各行业的场景应用正在逐步增加,尤其是在金融领域,以区块链为核心的应用加速落地。

2019年6月,京东的大资产管理部门和区块链团队推出了市场上第一个区块链防抱死制动系统标准化解决方案,与最初的技术解决方案相比,部署时间缩短了85%。每个业务节点每年可以节省100多万美元的运营和维护成本,提高参与业务的机构间系统的透明度和问责制,并确保安全使用财务相关数据。

值得注意的是,在刘枫看来,过去一年区块链产业的应用已经渗透到非金融领域。区块链不仅应用于金融、可追溯性、证件保管等领域,而且在零售、医疗、智能制造、文化和旅游领域也取得了持续的进步。

多向突破“链条换链条”

“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区块链的发展逐渐从金融泡沫阶段走向“去泡沫化、去物质化”阶段。与公共链的资产发行和以资产抵押为代表的“去集中化金融”相比,对联盟链和私人链的研究有所增加。但在这一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有大量的企业和机构探索自己的业务为连锁和连锁登陆的情况。”刘枫预测,随着区块链科技和产业的落地,区块链科技在产业中的真正应用将很快出现。

高坦言,在当前形势下对的市场需求是客观存在的。这将是区块链系统着陆的必要阶段。区块链系统应该是信息化和数字化全面发展阶段的产物。只有在此基础上,才能通过数据在网络上的一致分布来建立信任互连。

商务部CECBC区块链委员会副主任、数字经济商学院院长吴桐告诉记者,2020年将是工业区块链登陆的决定性一年。登陆区块链的困难不仅仅是由于技术瓶颈和场景程度不足,更重要的是缺乏基础设施和与其他技术的集成有限。“区块链发展的下一步将是沿着这四个维度,真正走向工业化的区块链。”

在陈文看来,在2019年的高温下,区块链的多中心甚至去中心模式仍然需要一个激励机制来解决“搭便车效应”。如果不能鼓励普通参与者,区块链的核心价值就不能在现实中得到充分展示和应用。

DCCI互联网研究所所长刘兴亮表示,区块链的共识机制不仅会影响经济水平,还会影响未来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区块链正在培养一种“世界级”的共识。然而,需要看到的是,区块链目前仍处于普及阶段。在初级阶段,目前更多的是一种“重组”。尽管公共链发展较早,但它仍在应用虚拟货币,整体上仍处于野蛮发展时期。相比之下,私有链和联盟链在不同的应用场景中有更好的发展。

应该注意的是,中国人民银行数字现金研究所所长姚谦写了一篇文章,指出区块链技术在性能、隐私保护、安全性、治理和互操作性方面仍然存在不足。

刘枫指出,目前,对于目前的区块链行业来说,性能和安全问题是最亲的两个问题

“安全问题不仅指区块链系统的安全,还指链条上和链条下的接头的安全,后者比前者更为紧迫。”吴桐补充说,治理的缺失包括许多方面,包括链上治理和链下治理,包括相关立法程序的滞后。改善连锁治理的速度将快于连锁治理,但连锁治理将在整个区块链治理体系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互操作性的实现主要依赖于交叉链接技术的发展,而交叉链接的实际需求是巨大的。

至于互操作性,高认为这才是未来面临的真正问题。尽管近年来开发了一些交联系统,但这些交联系统设定的目标和方法总体上并不特别令人满意。真正的交叉链接应该是未来区块链的基础设施,嵌入在不同的区块链系统之间,能够主动适应不同的区块链系统,而不是允许现有的和不同的区块链系统被修改,然后适应另一个交叉链接系统或目标系统。

此外,技术以外的问题也值得关注。

陈云峰特别指出,“在立法层面上,基于区块链产业发展和实践的立法几乎还是空白。因此,随着区块链技术的落地,配套的监管政策或制度也可能逐步出台。”

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与标准化委员会委员、创林数据董事长徐宏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在面临如何实现线上线下法律一致性的问题时,可以通过沙箱机制解决区块链申请的合规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