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份省级政府工作报告里的教育脉络

从1月7日河北开始地方两会的“第一枪”,到2月13日海南省人大结束,全国31个省(区、市)公布了2015年地方政府工作报告。对于普通人来说,教育也许是这些看似无聊的报告中最令人激动的关键词。

中国青年报记者盘点了31份政府工作报告,梳理了与教育相关的部分,通过分析31个省级政府在教育领域的发展重点,试图找出中国教育发展的脉络。

经济落后的省份更注重教育,东部更注重改革,中西部更注重发展。

31份政府工作报告对教育有不同的看法。

其中,甘肃、河南、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广西壮族自治区、山西、湖南等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的中西部省份分别用860多个词、820个词、730个词、710个词、580个词和500个词提到了教育。相应地,北京、上海、江苏等经济相对发达的省份只提到了360多字、320多字和340多字的教育。

中西部经济欠发达地区比东部发达地区更关心教育,这与2014年省政府工作报告中反映的情况相似。

去年,对31份省级政府工作报告教育内容的分析显示,人均可支配收入3万元似乎是一个分水岭。从全文的字数比例来看,在大多数3万元以下的省份,政府工作报告更加重视教育。然而,在3万元以上的省份,政府工作报告对教育的重视程度似乎明显下降。

该分析还提出了一个问题:既然人均可支配收入对政府工作报告中与教育内容相关的字数有实际影响,而且是负相关的,这是否意味着不同经济发展水平地区的教育工作需要分类指导?

然而,也有一些省份不完全符合这一规则。例如,中西部三个经济不发达的省份四川省、内蒙古自治区和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教育字数都不到300字。

从某种意义上说,地方政府工作报告中与教育相关的字数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政府对教育发展的理解和相应的决心。

对31份省级政府工作报告教育内容的详细研究表明,经济发达地区更多地谈论教育改革,而经济落后地区更多地谈论教育发展问题和工作。例如,当北京、上海、浙江和江苏等省的政府工作报告谈到教育时,其中近一半致力于改革考试和招生制度,深化课程改革,推动高等职业教育与应用型本科教育相衔接的试点改革。然而,在一些经济发展相对落后、人口众多的省份,政府工作报告更多地谈到了教育基础设施建设和教师队伍建设中的一些问题。河北省提到去年投资42.2亿元改造了所农村薄弱学校。山西省招收1407名农村义务教育特岗教师;甘肃省将在下一年的工作目标中重点淘汰166.67万平方米的中小学危房。

教育平衡的问题困扰着各级政府。

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各省之间教育发展的不平衡。

2014年,河南省奖励了3649万名各类学生,从而“基本确保贫困家庭的儿童不会因贫困而辍学”。大多数省级政府工作报告中不再提及义务教育的巩固率,从贵州省2015年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预期目标和广西壮族自治区2015年的重点政府工作中可以依稀看出。前者提到“九年的巩固率

这种不平衡也反映在高质量教育资源的分配上。以河南省为例。该省在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写道,似乎只有少数“3000多人”。回顾2014年的工作,报告称:“积极召开省部级会议,争取国家支持,有效解决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我省985所和211所大学的实际招生人数比计划增加了3000多人,更多的学生实现了名牌大学的梦想。”可以看出它对高质量教育资源的渴求及其背后反映的教育不平衡。

在2014年NPC和CPPCC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关于政府工作的报告中强调教育公平,“贫困地区农村学生就读重点大学的人数应增加10%以上”这是中央政府对解决教育均衡问题的沉重打击,但省级政府在这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从这31份政府工作报告中,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是经济发达地区还是相对落后地区,这些省(区、市)都面临着教育均衡的共同问题。

实际上,几乎每个省政府都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在未来的一年里,它将继续促进该省义务教育的均衡发展。其中,北京市行政领导在报告中还特别强调,全市经济社会发展仍存在诸多矛盾和问题,政府工作仍存在不足和差距,包括“教育等公共服务保障能力不足、资源配置不平衡”。

重庆已将“促进城乡义务教育资源均衡配置”列为2015年的城市优先事项之一。吉林省在其2015年工作目标中明确提出“60%的县(市、区)实现义务教育基本平衡”。浙江还提议在2015年“推进高标准义务教育均等化”。

31个省政府对全面教育改革的反应不同。

说到关键词,考试和招生制度改革是过去一年乃至未来教育领域报道最多的改革。教育部部长袁贵仁称之为“自恢复高考以来最全面、最深入的改革”。它不仅关系到国家人才选拔和社会公平的问题,也关系到人们切身感受到的教育热点问题,如“唯分数论”对学生全面发展的影响,终身考试给学生带来的沉重学习负担,地区、城乡入学机会差距,中小学择校现象突出,奖金欺诈、非法招生等教育热点问题频频发生。

2014年9月3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并给出了2014年开始考试招生制度试点改革的明确时间表:2017年全面实施,2020年基本建立中国特色的现代教育考试招生制度。具体来说,除了教育部门和高校需要调整的招生计划和分配方式外,还有地方各级政府,特别是省级政府需要实施的一些内容,如提高高中学历考试。本意见要求“各省(区、市)结合实际情况,制定地方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实施方案,并在教育部备案后向社会公布”

然而,当《中国青年报》记者梳理了31份省级政府工作报告后,他们发现数千万家庭对改革有不同的反应。目前,只有20个省份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了教育改革、综合教育改革和招生考试制度改革等关键词。

其中,上海和浙江省于2014年开始了考试和招生制度改革。前者称“2014年制定了全面的教育改革计划”,而latt

其中,内蒙古自治区明确表示,将于2015年出台自治区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实施办法。山东省政府的工作报告还表示,将在2015年实施基础教育综合改革,并提到将改进学术水平考试和综合素质评价的方法,启动高等教育的重点改革,并进行考试和招生制度的试点改革。

在2014年NPC和CPPCC会议上,李克强提议贫困地区的农村学生在重点大学就读的人数应该增加10%以上。不到一年后,在2015年全国教育大会上,教育部部长袁贵仁透露,2014年就读重点大学的农村学生人数比2013年增加了11.4%,超过了政府工作报告设定的目标。这一结果离不开各省政府的努力。山东省在回顾过去一年的工作时提到了“实施高校招收农村学生专项计划”。

我们将拭目以待,看看2015年中央政府的工作报告将会突出哪些教育问题,以及它将会对各级省级政府和成千上万个家庭的家长产生什么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