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寀:万历袒护的最变态太监,喜食男童脑髓

今天有趣的历史系列带给我们一个精彩的故事。感兴趣的读者可以看一看这个系列。

有些地方有一个非常残忍的饮食习惯:活吃猴脑。谢天谢地,这种残忍的行为是被禁止的。然而,人类历史上还有更残酷的行为,那就是吃人脑。而这种行为是万历皇帝的亲信太监高彩河为了再次长出生殖器而做出的,听恶魔们说,吮吸男孩的大脑。就是这样一个应该把自己切成碎片的人,在福建伤害了17年,最终导致了福建人民的集体反抗。结果如何?万里刚刚把他转回来。史料中没有关于如何处理它的记载。据推测,他过着平静的生活。

有些人总是说明朝,比如废除人祭。然而,由于这个恶魔的存在,万历皇帝为他辩护,因为他是自己人。加上万里的种种问题。明成祖在万里去世是没有问题的,他一点也不冤枉。

高材今天来自河北省文安县。进入皇宫后,他为皇帝服务,并最终成为皇家马监的首领。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高才被任命为福建省外贸部主管矿业。

到达福建后,高才夺取土地,到处设立检查站。福建省省长许剧雪因反抗高才被免职。隆庆元年(1567年),由于走私问题严重,明朝政府设立海登县,开设粤岗促进商贸,福建人民的生活逐步改善。

结果,高才加大了对公共财富的搜寻力度。高才每天花50多两银子在食物、衣服、住房和交通上。每年上缴国库的税款只有22,000到32,000两,而他征收的税款是税款的十倍。更令人震惊的是,魏天爵和林文综竟然告诉高才,如果男孩和女孩的大脑和药物被拿下来,阴茎就可以重生,可以做爱,甚至可以生孩子。结果,许多人绑架儿童和迷幻的幼儿,并把他们卖给高才。在他衙门里的水池里,骨头像地狱一样堆积在地上。

此外,他还参与向日本走私和贩卖盐。最令人恼火的是,高才还与占领澎湖的荷兰人勾结,对他们为奴役和占领中国领土而掠夺人口视而不见。在派沈有容驱逐荷兰人后,南线顾问施德正切断了他的财政通路,所以他处处为难施德正。即使当施德正被提拔为右副总参谋长申继英和后方部队总司令时,他也没有错过最后一次机会。数百人被派去抢夺施德正的行李,试图找到施德正挪用军事资金的证据,但一无所获。

在福建,一路上到省长、省长、总兵,下至士绅都与高才交了朋友。只有前省长徐剧雪、后省长丁基斯、前省长袁义基、陈志环、南路顾问施德正、海登县长龙国路等人是高树勋的敌人。

万历三十年(1602年),一批商船来到漳州月港。因为没有贿赂,税收使得兼业公司高才不允许一个人上岸。急于返回的船员奋起反抗,拘留了他们备受赞誉的随从。与此同时,郑郭芹带领人民驱赶南京和西渡口的税务员。

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高才鞭打所有学生的父亲,导致福州所有学生放火焚烧高才修建的望京阁。从那以后,广东税务主管李锋因病去世,前往更富裕的广东进行高级采矿。福建所有的人都很高兴。然而,当广东人听到这个消息时,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发誓献血。只要敢踏上广东的土地,广东人民就奋起反抗。

1614年5月19日,因为他通常赊购东西,福建商人听说他那天要离开福建去外贸部讨债。在过去的15年里,成千上万的金银欠款,以及愤怒,激起了人们的热情,包围了衙门。高才命侍卫鞭笞驱赶,商人们造反了。高彩平

监察部副部长李思成、卢春如和赵廷吉参加了会谈。最后,州长和他的儿子被释放了。在李思成和卢春如护送高彩回部门衙门后,该组织的副手卢春如仍然是部门衙门的人质。第二天,驻军陈至取代卢春如成为人质。与此同时,高才向他的主人万里抱怨。据说,袁一基省长和施德正连长敦促人民不要纳税,福建人民是许多叛徒。福建官员、北京太监和全国各地与高才合谋的太监也为高才辩护。

后来袁一吉的存折也到了。在胡光道御史周启元的领导下,福建官员还写信弹劾高才“五必杀”:杀人应斩首,烧杀抢掠房屋应斩首,造船和管理日本人应斩首,囚犯应斩首,儿童和男子应被杀,吸食他们的大脑应被斩首。

6月16日,唯一的内阁大臣叶高祥写信给万历皇帝,告诉他福建的每一户人家都非常愤怒,街上张贴着要求杀死高才的横幅。如果高才不下台,将会发生更多流血事件。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与日本海盗沟通,东南部会陷入混乱。

这时,万历派往福建的密宗太监也回来告诉他,为了向高才求情,他把所有的错误都归咎于元益等正直的官员。这时,法庭上的一些官员也动摇了。

内阁大臣叶高祥站起来争辩,敦促撤换高才。第二天,叶高祥再次呼吁召回高才。云南的杨蓉、湖广的陈锋和其他税务官员虽然贪婪,但从来没有敢劫持省长的高级官员。显然,高才总是欺负老百姓。如果他不被替换,福建肯定会有危险。昨天中午,他又收到了两广总督张明刚的谴责信,这太离谱了。

与此同时,成为内阁巨头的北京人方从哲、姚永吉、郭尚斌等人继续弹劾。万历皇帝只指示“我们知道高质量的东西”,就让它去吧。

7月3日,叶高祥第三次出庭,继续弹劾高才。7月31日,叶高祥进行了第四次访问。万里别无选择,只能要求高彩回北京。

然而,高彩因种种原因耽误了时间,福州官员开除了他。他直到10月9日才离开,但是因为事情太多,他以每天30英里的速度回到北京。到达北京后,他仍然变得专横跋扈。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您的原始版权受到任何侵犯,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